top
close

說故事・想未來

What's NEXT?

現代科技日新月異!每天都在改變我們的生活!試著想像未來10~20年的生活,會建立在什麼樣的科技場景上,故事又是如何展開的呢?

現在就來當自己的編劇,分享你的未來,寫出你想像的未來生活,就有機會得大獎!!

人氣投票

趕快給你喜歡的未來故事一個愛心,加加人氣吧!現在投票還可以抽現金禮券喔~詳情請見活動辦法

人氣投票開放期間:2019/7/17(三)~8/18(日),每人有一次得獎機會。

link
61
慕容烈
未來與現在
小時後常常問父親,他小時候的世界是什麼樣子的,每當他都會和我說「先好好把書唸完,不要東想西想!」。

多年後的一天我又問了同樣的問題,這時候的父親並沒有像小時候一樣不回答我的問題,只看他緩緩地將頭抬起閉上眼說道:「爸爸年輕的時候啊......那個年代沒有像現在這樣,滿地無人車、無人商店,AR技術也沒到如次的細緻,就連AI也不是那麼靈活,但是啊!那時候的人講的話、做的事都有溫度……」

黃昏的街道,太陽照射在我的背上,我感受著背上的溫度思考著父親的話,這時我走到了附近的一家超商,我拿了一罐飲料走了出去,看著手錶上的立體成像裡的金錢減少。

「父親說那個時代的便利商店是有收銀員的,那是甚麼感覺呢?和收銀員對話、從收銀員手中接過付完錢的商品然後道聲感謝,離開時聽著他們說『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光臨!』然後離開店面……那是什麼樣的感覺呢」

離開了超商走到街上,我使用手錶呼叫了一台無人汽車,下一刻一台黑色的小型轎車從前方的轉角處駛來,看著手錶比對著他的車牌心想“看來就是這輛了。”果然,它駛過那轉角後停在了我面前將車門打開等著我進入。

一上車我看向了前方的駕駛座,再次回憶著上午父親與我說的話「那時候啊!迷上了手機每次和你爺爺搭計程車時午都會一直盯著手機看,好像著了魔一樣,而你爺爺他啊則是會在搭車時和司機聊天,有幾次他還遇到了同鄉的司機聊得和完手機的我有的比。」

「那時候的我還不懂所以我就在想『明明不認識為什麼還聊得這麼開心呢?』雖然現在我懂了,可是車上卻已經沒了可以聊天的對象了,剩下的便只有手表和孤獨了。」

一路上我一邊看著窗外的景色一邊回憶著父親的話,突然想到「科技的進步讓我們得到了很多曾經得不到的,卻也失去了很多曾經唾手可得的。」想著父親敘述的過往,我既嚮往又害怕。

當我下車時抬頭一看才發現天色已經暗了下來,但我知道剩下的時間將由霓虹燈繼續照亮城市。
link
62
Terry
網美的真相
「上線了嗎?大家都上線了嗎?哇!一上線就有禮物收,小美好開心喔!」

網紅小美在立體攝影棚內,雙手握拳拖著下巴,對著四面八方16顆鏡頭搔首弄姿,扭動曼妙的身軀。

6G技術成熟,高畫質立體投影技術早已深入每個家庭,網美生態亦由二維正式邁入第三維,由於投影畫質有如親眼所視,這也讓5G時期眾多靠濾鏡維生的女神「見光死」,紛紛跌落神壇。在2037年,像小美這樣能歌善舞,在高畫質立體投影下,又能展現吹彈可破肌膚的網美,才能得到網友最熱烈的「斗內」。

「小美今天要表演的才藝是調飲料喔!」穿著粉色低胸洋裝的小美拿起搖搖杯,在鏡頭前嘟起嘴說著。

「這杯古早味的飲料叫珍珠奶茶,25歲以上的網友應該都有喝過,首先要用紅茶加牛奶...後!不要光看啦,記得送禮給小美喔!」小美的娃娃音加上那雙水汪汪的無辜大眼,又讓網友送禮的金額達到高峰。

「ㄟ!別裝了啦,你一定有喝過啦!」小美一面搖飲料,還不忘一邊與網友互動、調侃。

小美那纖細的身軀,隨著手上的搖搖杯一起搖著搖著...一杯珍珠奶茶終於完成了,網友們也興奮地不斷送禮給小美。

「好了,小美今天收到很多禮物!謝謝大家,先在這兒跟大家說晚安喔!小美明天要唱跳經典老歌『姐姐』給大家聽,記得上線喔!揪咪!」小美和大家道別時,還不忘送個飛吻,這也電暈了線上6萬多位男網友。

「卡!」攝影棚工程師彼得大喊一聲,結束今天直播工作。

一旁的導演傑克也興奮的說:「今天小美的粉絲打賞破紀錄了!那些錢夠我們花一個月了!發大財了,咱們開香檳慶祝吧!」

「乾杯!」傑克倒了兩杯香檳和彼得乾起杯來了。

突然小美走向這兩個男人,她用力扔掉手上那杯珍奶,鏘!一聲,玻璃杯在地上碎了一地,小美的眼神頓時轉變,猶如地上的碎玻璃一樣銳利,她氣呼呼地瞪著彼得與傑克,眼見女神就要發火,傑克才趕緊去倉庫拿了一個銀色塑膠瓶給小美,小美扭開塑膠瓶蓋,瓶口往嘴裡一灌,這才露出微笑。

「小美,別客氣儘管喝,這是德國進口最高級的機油,只要網友打賞多,妳天天都有得喝。」傑克告訴小美。

待小美喝完機油,她那飽滿的紅唇沾滿了黑色的油漬,傑克見此趕緊拿出抹布擦拭她的紅唇。

傑克與彼得不忘提醒小美:「小美要記得,喝完機油一定要擦嘴,萬一被每天打賞妳的網友發現,妳是我們兩個大男人研發出的機器人,那可就不妙了!」
link
63
阿瑋
媽祖與辦桌
「代誌大條了啦,媽祖神像被人偷走了!」

這一天,阿傑撥了通電話給我,這一頭,聽得出他的緊張與無助。被抱走的媽祖神尊,是我們幾位高中同學,在2007年的時候,請到阿傑家裡供奉,至今已有30年歷史,因神威顯赫,阿傑早早就自建宮壇,自己擔任壇主,服務廣大的信眾。

由於最近流行了一種名為「即時樂」,可利用行動載具自由下單的樂透遊戲,不少人希冀信仰的力量能夠在冰冷的科技社會裡尋找著一絲溫暖與一夕致富的機會,媽祖神尊就這樣被宵小在眾多科技眼睛下摸走了。

「沒事啦,現在路口監視器都有神像人臉辨識系統,哪一家宮廟的神像失竊了都能很快找回來,再說,現在每個家庭的貴重物品都有E-tag,凡舉汽機車、洗衣機、電冰箱,甚至佛像,都有原廠防丟機制,小偷再會跑,也一定在每個路口留下了路徑,就算香油錢的金庫遺失也一定找得回來」。我安慰著阿傑,要他放心。

果不其然,三天後警民即時連線系統傳來了好消息,媽祖神像已尋回,並且毫髮無傷,只是神衣尾端的地方稍微破損,再使用家用3D列印裁縫機修補一下,就能完好如初。

神像失而復得,最開心的莫過於壇主阿傑與宮壇的信眾了,阿傑舉辦了數十桌的流水席,地方上的仕紳也一併吆喝了過來,媽祖的神威與科技的合作無間瞬時謂為佳話,平凡南部小鎮頓時熱鬧了起來。流水席會場的入口處備有電子看板,介紹今日的菜色與順序,外燴公司更利用此來進行廣告:「本公司所有餐點全由機器自動化製作,中央廚房出餐,揮別過往露天辦桌的陋習,安全又衛生,敬請貴賓安心享用」。

「還是金牌的味道最熟悉了,不苦澀,最合南部人的胃口,數十年來沒變過」席間,阿傑以主人翁的身份來回穿梭,座位上酒杯裡白色綿密的泡沫逐漸淡去,慶幸的是,我們的友誼並沒有因為時間而改變。

「叮咚~您的餐點已送達,請小心取餐」。

我轉過身,從流水席送餐機器人的手中接下一盤櫻花蝦油飯,挪了一下桌上的空位,再將吃完的烏魚子空盤交由機器人帶走。櫻花蝦油飯的餘溫還停留在手掌中,但卻傳達不到心裡,過去一句句「來喔~燒喔~上菜囉~」辦桌阿姨的溫柔叮嚀,現在只能在腦海裡追憶。酒酣耳熱的人依舊,歡愉的氛圍似乎減少了那鄉土味的流轉,記憶中的人情味也在不知不覺中悄悄溜走。

「今晚的禮金收了多少阿~壇主!」,酒足飯飽的我,拍了拍阿傑的肩膀。

「哈~不知道耶!我晚點開網路銀行看看行動支付的成效好了!」,阿傑與我相視而笑。
link
64
龍錦
活在未來,緬懷過去
早上我一起床,睜開眼睛是一片模糊,習慣伸手便想去找眼鏡,但隨即我便想起來:在這裡已經沒有眼鏡這種存在了。
我自床頭邊拿來了一瓶藥水,將那裏頭冰涼的液體滴入眼中。只一瞬間,我那高達七百度的近視便像是消失一般,視野相當清楚。這藥水滴一滴便能夠使人持續一整天的視力無礙,不僅不像眼鏡會影響美觀,也不像隱形眼鏡會有異樣、乾澀感。
── 一個月前我才剛穿越到了二十年後的未來,也就是現在這個地方,因此很多事、很多新型產品,我都還在努力習慣、適應中。
我走到浴室,先洗了把臉,然後嘴裡含了一個潔牙片。因為牙刷容易滋生細菌的關係,所以現在人們潔牙都改用方便的潔牙片了,只要含著一會兒就能夠達到清潔效果,雖然會有種化學藥劑的苦味就是了。
然後我坐到了沙發上,想一邊享用早餐,一邊看電視,悠閒地度過早晨。
二十年後的現在,所謂的電視機已經淘汰,只需要拿起遙控器,打開開關,遙控器上便會投影出足以比擬電影院裡的大屏幕,供人觀看節目,且明明是虛擬的屏幕,但卻可以憑空用手指觸控。
吃完早餐,看完電視,我打算上街閒逛。但外面正下著小雨。
二十年後的現在空氣汙染極為嚴重,雖然政府鼓勵大家駕駛新式的環保節能車,但早已於事無補,現在即使是小雨都有足以傷害到人體的腐蝕性。
因此我戴上了防雨頭盔,穿上了新型雨衣,也戴上新式口罩,現在雨天要出去,都得這般全面防範才行。
街上有將近三分之一都是全自動的無人店鋪,還有好幾排的自動販賣機,由於自動化的盛行,曾經的小七、全家一間間的關了,畢竟現在各種便利品,自動販賣機都買得著了。
但逛無人店鋪到底無趣了些,因此我決定去一旁的百貨公司。百貨公司以專業服務吸引顧客,因此基本上都還是有專櫃人員。
逛著逛著,我買了一個包包。現在買東西已經用不到現金了、甚至是卡了,一切皆採用人臉辨識掃描,安全又方便。
隨意地吃了午餐後,我按了按手腕上的手環,手環頓時便投影出一個屏幕來,同樣可以憑空觸控,這手環基本功能都跟以前的智慧型手機差不多,只是屏幕可以隨意控制、展開全息圖,還可以將屏幕轉換為即時街景,因此透過屏幕我知道現在外面雨已經停了。
走路回家之前,我打算去一趟圖書館。雖然現在實體書幾乎已經被淘汰了,人人都直接看電子書,但我卻特別喜歡還存放著實體書的圖書館。
那可能是我來自過去時代的證明吧,畢竟活在未來的人會緬懷過去的不多,因此現在還會去圖書館的人幾乎可說是屈指可數了。
link
65
Kevin Chen
地球未來二十年的發展
自從智慧手機的發展開始,人類的科技正以數百萬倍的速度前進,語言再也不是隔閡,因為每個人都可以從Youtube學習各國的語言,連嬰兒潮後的長輩,也能夠過手機的直接翻譯功能,精準地的傳達各自的意念。
這時的手機已經發展到名片張大小,而且功能從控制家電、開車、電子錢包、還有身份辨別、健保卡乃至個人從出生到死亡的經歷,都可以透過這薄3mm的手機完成作業。
人們轉到了模擬電子領域,也就是說透過手機連結VR眼罩,就可以模擬直接出門跟”現實社會”的各種人們接觸、交談與工作。連坐船、搭飛機乃至坐太空船,都可以透過虛擬機器人進行一切的行為。
街上滿是機器人與真人的交錯交流,透過投影模式的仿真人幾乎讓人辨別不出來真假。機器人也可以透過真實食物進行分解提供能量,而在家的真人因為活動力降低只需要濃縮營養液就可以存活。
越來越激烈的天氣變化,導致在太陽底下,幾乎沒有哺乳類、鳥類及爬蟲類動物可以在路上長時間走動;全球海平面上升三公尺,以至於本來佔百分之三十的陸地面積,一下子降低到百分之十五。台灣的首都台北,遷移到了南投的中興興村,而本身化作一個台北大湖,只有101大樓舊建築還聳立在其中。
人們已開始開發山洞作為居住與辦公的地方,藉此以躲避炎熱的夏天還有超超級颶風與颱風。這時人們已經發明一種叫”明”的資源,只要透過太陽光照射收集,就可以匯集在一個特定的收集容器裡,以半固液體狀的形式應用於各種高耗能的機械,這種能源不會產生任何廢棄物,對環境也沒有影響,唯一的缺點就是這種能源都是國營的,設備造價無法估計,人們只能透過行善去惡,積極學習與對社會國家的奉獻度來取得這種能源累積點數,以合理地被分配到這種能源。
由於全球網路已經來到了數百倍於2019年的網路速度,並且連貫所有作業,以至於所有有線無線的科技武器,在這個時代都不會起任何作用。手機則進化到可以以超大數據分析定位及預測個人的任何行為模式。也許您會問,萬一手機丟掉或壞掉了怎麼辦?答案是:隨處都有手機供應機構,透過掃描個人的表面肌膚結構就可以隨時取拿再綁定。也就是說:手機已經融合了世界上101億人口的每個人的特色,只要接觸到人們的手上,就可以自動的吸附在人體身上,而且不會感到任何的不適。
link
66
阿米兒
機器編號00001號
  要總括一句未來是什麼樣子,在過去我總想像不出來,但如今這個世界大家不須開口,因為不用開口對方便能知曉自己心意,無論是智能有機物,抑或是智能無機物──在幾十年前還被稱之為AI人工智慧、智慧機器……等名字的科技,因科技大爆炸,十年前已將人類和AI分類為智能有機與無機物。
忘了在幾年前,科技進步已經讓居住的地方存在著各種偵測器,偵測腦波、身體狀況及需求甚至想法心意,一有需求智能無機物便會提供幫助,各國研究智慧科學的科學家們站上頒獎台歡呼「成功實現了!未來人們會越來越方便和便利……」,商機崛起,結合科技的產品與機器商機大幅增加,商人創造消費者需求,使人類生活中不得不擁有智慧科技,各國總統們激動地表揚這些為世界帶來新科技的研究者們,激動地表揚那些商人帶來經濟起飛。
  但在十年前的一場「科技大爆炸」中,人類發現自己再也不是世界上唯一主宰,智慧機器逐漸地無法控制,它們會對話、會自行離開家門,甚至上街與其他機器對話,在半夜便會互相傳送資訊並謀劃些什麼,直至科技爆炸的那天,幾十億的智慧機器齊聚大海,將海面填滿,人類這才嚇地敗下陣來,將地球的一半分給了這些「智慧無機物」,承認人類與智慧機器的差別只在於組成構造。
  「不過這是不夠的吧,我們明明應該是『世界主宰』才是啊。」機器編號00001號,建檔於2039/08/10。
link
67
王安亭
夢想啟航
想當初即將上大一的我對於未來充滿了疑問,不知未來的我會從事哪類工作,只想做助人相關的行業,於是我於讀了一年的心理系這一年的時間中,我邊念邊準備各項轉學考所需,持之以恆拼命的準備轉學考,最終我轉學考進了他校的醫學系,中間這段日子雖艱難卻止不住我朝夢想前進的腳步,心中所想的僅有一句話:鍥而捨之,朽木不折;鍥而不捨,金石可陋。
但看看現今的我披上白袍,讀完大學、實習完畢,成為大醫院的主治醫師了,雖然醫生的工作繁忙、辛苦,尤其是當住院醫師的那幾年,除了值班外只要病人有任何需要就必須立刻趕去,但助人為樂是我的口頭禪,一直以來救急扶傷幫助了許多的人,也看過許多生離死別的場面,既有重生,即有死亡,而在這座白色巨塔中醫生的工作就是如此,所有身為醫療人員的人們皆是如此。
每天巡房、看診、教學、研究......等,可我卻樂此不疲且孜孜不倦地想一直就這樣努力的繼續工作下去,做到不能做為止。我的夢想不僅僅是成為白色巨塔中的一員,而是不辭辛勞用盡全力地去幫助所有的病人從病痛中獲得釋放重獲新生譬如為山,未成一簣;止;吾止也,譬如平地,雖覆一簣;進;吾往也,不要放棄希望。
想改變未來,想翻轉人生,想達成夢想,不能只用嘴說,也要用心實際地去達成,不要留下遺憾。
link
68
K
星期日
「將來要做一個有用的人。」這是我的妹妹對我說的一句話,這句話看似簡單,做了卻不簡單。我只是不想要辜負妹妹的期望,也不要辜負我的努力,努力不一定會成功,但不努力一定不會成功。十一年前我一直警惕這些話,十一年後,也就是2030年,我究竟成為了什麼樣的人呢?這世界又變得如何呢?
「早安」 是誰在和我說話?喔~是小夢,如今我還是覺得真的很不可思議。他是一個機器人,是妹妹送給我的,妹妹怕我孤單,不知道從哪給用了機器人送給我。每一年都有他的陪伴,小夢很厲害,他替我處理了很多事情,打掃、煮飯、買菜,他更厲害的是他完全就跟一個正常人沒兩樣。
我很孤單,沒有人陪,但小夢出現了,什麼都變得不一樣了,他和我一起出去玩,一起洗澡,一起去工作,但是沒有人發現他是機器人,畢竟他跟真人真的看不出差別,唯一的缺點就是,每個禮拜日他都會突然停止運作,我知道他需要休息,好討厭沒人陪我,我完全無法想像他離開我的那一天。
今天是禮拜一,為什麼小夢沒有再醒來了,照理來說他今天應該繼續陪伴我的阿,無論我怎麼呼喊他他都不會再醒來了,為什麼離開可以那麼輕易?我的心好痛,我不信小夢離開我了。我們說好要一直幸福的過下去。
我去找了妹妹,打開好久沒有進去的大門,上面有些許灰塵,我好久沒有回來了,妹妹不知道過得好不好,十一年沒有探望過妹妹,不知道妹妹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我打了好多通電話他都沒有接,妹妹一定是在生氣,畢竟小夢出現後我們彼此就沒有再交談過了,也好久沒見面。
我走進了我好久沒有回來的家,家裡的景象都沒有改變,我大喊妹妹的名字,沒有人呼應,也沒有人出來。我跑到我們兩的房間,
桌上有一封信,我打開信,但…我不敢讀信上的字,這真的是事實嗎?這十一年來我究竟做了什麼?我崩潰大哭。
信中內容如下:給姐姐,如果你看到這封信信的話,代表小夢已經不能運作了對不對,其實我們很久以前就想跟你說了,但你都聽不進去,其實妹妹早就死了,是你一直不能接受,妹妹得了癌症末期快要離開人世時,他說你一定會很想他,他把他的大腦拿去做研究想要把它的情緒甚至生活習慣,還有你們一起玩的記憶把它灌進機器人的大腦中,讓他陪著你。為什麼每個禮拜日小夢都會停止運作,那是因為妹妹死的那一天就是禮拜日。小夢有一天會離開的,因為他只是一個實驗品,他還沒正式被開發,請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好嗎?就算小夢已經不在了。
link
69
阿龍
金工師傅的明天
朗朗的金項鍊躺在櫃檯中,西曬的日頭穿透一大片落地窗,被玻璃放大的明亮映照著滿屋子空洞。你坐在櫃檯後方,似乎等著客人上門來趕走午後的寂寥,你把視線拉到牆上高處懸掛的金工乙級證照,證照中一位穿著學士服的青年,那炯炯眼神彷彿提醒著你還是銀樓二代經營者的身份。

你似乎想起了小時候,高你整顆頭的工作檯,只有搬來板凳墊起腳尖,才能清楚看見父親工作的側臉,火槍帶起的白煙讓店面裡濛濛霧霧,耐火磚承受著高溫烤得滿身通紅,此時,另一手用吊夾夾起客人的委託,放入水中冷卻,滋滋滋,你童年裡最喜歡的聲音,一幕幕,春夏秋冬裡的日常。白煙逐漸散去,聚光燈下父親驕傲的微笑與你羨慕眼神,是傳承的起點。

沒將視線移開證照上的照片,西曬的光線讓裱框中的裂痕顯得刺眼。2018那年,你甫大學畢業就考取金工乙級證照,雀躍的臉龐旁對比父親嚴肅的表情,踩過地上的碎片,只留下:「做金工未來二十年會餓死、夕陽產業、你會被機器取代」等,一句句的衝擊。傳統的父親很難將愛掛在嘴邊,擔心亦是,但比金塊更倔強的脾氣,使你成了這路邊店面的主人,你明白,親情如金,光澤始終不會退色,退色的是那跟不上時代潮流的思想,與老舊的經營管理。

機器的製程降低了時間成本,環繞斷面切削精準控制了黃金的消耗,定量的噴砂出色了霧面的效果,金戒指在翻模中得以控制一致的重量與厚度。只是,你無法理解,越優異的冶金技術,客戶的年齡層卻永遠都停留1960年出生以前,「年輕人不想買俗擱有力的黃金」,是你從兒子口中得到的答案。

摘下厚重的眼鏡,擦了擦臉上的沉悶,你想起昨日新聞斗大的標題:「2040重大突破,美國實驗室成功合成人工黃金,金價持續探跌」。你起身,設定了電子告示牌的今日金價-每錢100元。曾經,你抝著父親,教你製作金戒指,一吋一吋,彎折的是人生道路,修掉多餘稜角,是提醒往後的圓融,敲打過後放在掌心,原來,父親交給你的,是熱火淬鍊後的真實,你想保留的是過往藏在金飾裡手作的溫度。

「歡迎光臨」,下午四點,你起身迎了今天第一組客人。「你好!我想要找手工的金戒指」,「抱歉,現在全部都是機器製作了」。四點零一分,你送走了今天第一組客人。
link
70
夏天吃西瓜防癌
100%同理機
終於到了這一刻,楊心理師想著。自從A公司成功研發了100%同理機,今天是A公司首度將同理機於醫院內啟用的日子。繼先前機器被試用在一般民眾上獲得強烈好評之後,今天要將機器試用在精神科病人身上,整個社會不論國際國內都相當期待。楊心理師走向已被安排好的座位,旁邊擺放著幾十台的攝影機,每一台都在現場直播著。同理機連接著分接出兩條感應線,其中一條連接著正坐在位子上的病患C,C患有思覺失調症。思覺失調症的患者,普遍具有以下症狀:妄想、幻覺、無動機性、無社會性等等,在病房裡,他們顯現為相當古怪而奇特的存在,若一般民眾走進慢性精神病房,或許會為他們的怪異存在而嚇一跳,他們可以盯著空氣好幾個小時,或是連續對著馬桶講好久的話。
  而這些對一位臨床心理師來說,都是再熟悉不過的。尤其是對於具有相當專業、在台灣受人敬仰的楊心理師來說。然而沒有人真正理解,這些思覺失調症患者的內心世界。每個人都知道,身為人類,同理他人的能力是有極限的,我們只能去假想,身為他人的感受或為如何,也只能停留在如此假設的階段,而A公司竟開發出能夠令連接到機器的人,100%同理到身為另一人的感受、經驗,與想法。因此,這次A公司將同理機啟用於精神科病人,是具有相當的意義的。
  而擔任本次同理機器啟用的主要工作人員,楊心理師將在同理完病患C的內心世界後,回到現實生活中,向世界揭露這趟旅程。楊心理師撇了一眼正坐在隔壁的病患C,C只是呆滯地看著她。
  幾位工作人員將線頭連接完成,沒一會功夫便準備就緒。很快地,機器啟動了。攝影機面前,楊心理師的表情瞬間產生了變化。
  大家都能清楚看見,她的眼神變得多疑、慌張。左顧右盼起來。收起雙腳,她抱著自己的雙腿,捲縮在椅子上。
  現場沒有任何一點聲音,以防干擾了機器的運作。她很大力地發出咯咯咯咯的笑聲,C只是呆滯地看著她。身體猛烈抽動一下,她用力搖著頭,嘴裡不停咕噥著「不要、不要…」。她忽然發出異常的大叫!只見她用手不斷猛烈地抓著自己的左手,像是要把皮膚上的東西扒掉一樣,血不斷從椅子上流下來。
  「快把機器關掉!」「那個誰,快按賦歸鈕!」
  機器的連接線被拔掉後,楊心理師跌坐在了地上。並非如預期般立即恢復原狀,楊心理師嘴裡仍不斷咕噥著:「我不要、我不要…」,一旁的眾人則不斷喊著救護車、現場的工作人員慌亂動作中。
  C看著楊心理師,露出了眾人沒有發現的一抹淺笑。
link
71
晨鈺
變遷令我措手不及
從過去到現在,從現在到未來,科技一天比一天更厲害,更加方便。總是和乘客寒暄的司機漸漸的變成了自動駕駛;親切且帶有溫暖笑容的服務生變成了冰冷冷的機器人;辛苦打掃家裡的雙手,變成了自動掃地機。這是2019年的景象那10年後又會是怎樣呢?
時光飛逝,彈指間來到了2030年,這裡的環境變得真好,看來這11年,人們拼命的維護環境,不在濫砍樹木,不在偷偷排放廢水,南北極的臭氧層也漸漸的縮小了呢,大家的努力,讓我們變得健康,而不是整座城市都污煙髒棄的,但11年前,腦中的景象早已不再清晰,早已變得模糊,甚至漸漸遺忘了。
在平地上,是一棟又一棟的房子,房子緊貼著房子,連我依稀記得的防火巷也沒了,平地上只有行人與房子,至於交通工具呢?現在全都都是無燃料,而且只要心裡想著我要去哪裡,座什麼交通工具,你就會飛到那台交通工具上,不用幾秒的時間就馬上到啦!而且,現在的孩子再也沒有讀書壓力了,因為,他們剛出生時,就會有家族合成所反應的晶片輸入他們腦海中,所以啊,剛出生沒幾個月就好像天才一樣。雖然他們一本書也沒有看過,但他們如愛因斯坦般的頭腦,他們到了14-15歲時,全身都發育完全了,這是他們就會開始發明東西,而那些東西,一樣比一樣厲害!我還真有趕不上社會變遷的感覺啊!
雖然科技是這麼的厲害,是這麼的方便,我們比古人幸福多了,但不知為何,我竟然會羨慕我阿嬤在年輕時候的生活,她總說:「你都不知道以前我們的心是多有溫度啊,什麼東西沒有就跟隔壁借,從年輕借到老,都沒有關係,哪像你們現在啊,借什麼東西,明天就來跟你討債;以前吃飽飯總是大家坐在公園或是村長辦公室,下棋、聊天,哪像現在要找個聊天的對象只能找siri;以前你只要一個臉色不對,大整個村莊都跑來關心你,哪像現在,倒在路邊,也沒人會關心你。雖然以前真的很辛苦,但卻是最甜蜜也令我回味無窮啊!」真不知道那種人情人暖的生活是怎麼樣,如果我有生活過那種年代我是會羨慕2030的現在還是會喜歡那時的生活?
在2030的社會變成了這種型態,在這麼的短短10內變遷了許多,在下一個10年或許就是我無法想像了



link
72
柒柒
第十年的末日
我的名字是希望。今年八歲。
母親在十八歲時生下我,我是家裡唯一的小孩,雖然我們家也只有我和母親就是了,聽說我曾有過個叫做未來的姐姐,但她在我出生之前就死了,聽住在隔壁的小家阿姨說,未來一出生就沒了四肢與一些重要器官,依照現在的醫療條件根本沒有辦法把她救回來。我沒有向母親求證,因為她看著我的眼神總是那麼的悲傷。
至於我的父親,他在我出生後不久就死於癌症,是白血病,跟村裡大部分的人一樣。他唯一的一張畫像被母親收藏在一個小匣子裡面,我與母親睡在一起,有時母親會在半夜背著我偷偷爬起來拿出放在衣櫃上的小匣子,也不打開,坐在床緣,就這麼默默地盯著它流淚,然後隔天早上又會像沒事一樣為我準備早餐,如同把所有悲傷也鎖進了匣子。當然,她不知道我會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靜靜地,因為不知道該做什麼,我的記憶沒有父親參與所以沒辦法感受到悲傷,無法與母親一起緬懷他,至於安慰,我不知道對別人那有沒有必要,但至少母親是不需要的,也不能要。畢竟現在是末日第十年,只要露出一點破綻,瘦弱的母親與無力的我馬上就會被現在看來和藹的村民們「分食」。但是我又不甘心讓母親一個人哭泣,於是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她。
根據村裡的長老說,在十年前。因為恐怖份子入侵了某國的核彈系統發射了核彈到了另一國,第三次世界大戰就此點燃。而我們的國家原本是一個小島國,在戰爭中成為了其中一個戰場,最後變成廢土,不過全世界其實都差不多就是了。人類文明就此倒退幾千年,因為諷刺一般幸運活下來人類集中在那些地位邊緣且較為落後的國家。原本被當成獵物瓜分的他們成為了最大贏家。
雖然有很多我聽不懂的詞彙,但是看著長老因負面情緒而扭曲的臉龐,我沒有問任何的問題。
村裡的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帶著一些天生的缺陷,不然就是得了癌症,所以大部分的人都活到三十歲左右。像長老這樣四十歲的人瑞是非常稀少的,所以大家對他都抱持著一絲敬意,既然如此那麼那些詞彙現在的我聽不懂也是很正常的吧,等我長大後就一定可以知道了!但是長大也只是一步步踏進墓穴,這樣我到底要不要長大呢?
母親曾說,她小時候總想快快長大,因為她小時候的世界,人們大部分都有著完好的身體,土地豐潤,豐收時村裡的大家會一起跳舞。而且那時候人們可以輕易地活到七八十歲。
雖然聽起來很美好,但我想那應該只是母親的幻想吧?